文章
  • 文章
搜索
首页 >> 新闻 >>娱乐资讯 >> 《长安十二时辰》精心还原大唐盛景 完美展现大唐气象
详细内容

《长安十二时辰》精心还原大唐盛景 完美展现大唐气象

时间:2019-07-13     作者:中国娱乐播报网   阅读

  由曹盾执导,雷佳音、易烊千玺领衔主演的古装悬疑剧《长安十二时辰》一经播出引发全社会的关注和热议。该剧改编自马伯庸的同名小说,讲述了唐朝上元节前夕,长安城陷入危局,长安死囚张小敬临危受命,与李必携手在十二时辰内拯救长安的故事,张小敬出身行伍,后受任为主管侦缉逮捕的官差“不良人”,长期协调维护地方安全工作,但却因违法被关押于狱中。负责长安城治安的靖安司发现了混入城内的可疑人员,由于张小敬对事发地点人事与地理的熟悉,靖安司特例委派张小敬戴罪立功、侦破此案。经过张小敬的一番调查,发现敌人的阴谋是为了在上元节晚上的集会中制造混乱。距离上元节花灯大会只剩下短短的几个时辰了,张小敬必须在上元节花灯大会前抓住搞破坏的刺客。在调查与追捕中张小敬还发现靖安司中竟然有敌人的内应,在一次次的斗智斗勇中,张小敬终于在最后关头揭穿了背后主谋,阻止了破坏的发生,解救了长安城里的黎民百姓。剧中,雷佳音饰演张小敬,易烊千玺饰演李必该剧于2019年6月27日在优酷视频播出。


1.jpg


  《长安十二时辰》的故事起源其实只是马伯庸2016年初的一个网络回帖,当时的“知乎”网帖名叫“如果你来给《刺客信条》(游戏)写剧情,你会把背景设定在哪里?”次年,马伯庸把网帖回复写成了小说《长安十二时辰》,随即引发热议。大家目前看到的网剧就是以此为蓝本创作而来。

  原著小说走红第一标签就是“十二时辰”,马伯庸把所有故事都浓缩到了大唐长安城的一天之内:不用宵禁、可以全城狂欢的上元节前夕,一伙秘密潜入的“狼卫”密谋焚毁长安,城中反恐机关“靖安司”不得已从死牢中“捞”出杀人如麻的死囚张小敬(雷佳音),勒令他在灯会前抓住“狼卫”。哪知越查发现事情越大……

  原著就有的精巧之处是,遍布全城的望楼为了即时传递信息所用的紧密的鼓声、飞奔的信使,全都在强调时间的紧迫。

  这还只是故事主线,享各种查案特权的靖安司,自然被当朝宰相视为眼中钉。阻挠、上奏弹劾自然成了这“十二时辰”里的家常便饭。也正是在权斗戏份中,“四字弟弟”易烊千玺表现出的范儿备受赞誉:不论是拂尘不离手的“仙风道骨”,还是面对情势危急时的镇定、果敢,易烊千玺的表现都称得上是有模有样。


  细节赞

  礼仪、服饰都有看得见的巧心思


  《长安十二时辰》一开篇的盛唐长安繁华景象就被赞为“满足了大家对万人来朝、繁华至极的长安的所有想象”:朱楼之上,歌姬吟唱着李太白的诗,街道有小吏挂上贴有上元节字号的灯笼,镜头一扫还能看到唐时长安路边就已经有排水沟了。

  热播剧、尤其是古装热播剧开播后,考据帝们也开始活跃早已不是新鲜事。《长安十二时辰》自然没逃出他们的“法眼”,并且它得到的考据更多是赞誉,不是吐槽。我们选其中的行礼和服饰来看看。

  首先就是“叉手礼”。《长安十二时辰》开播才两天,出版有《唐朝穿越指南》和《唐朝定居指南》两本书的网友“森林鹿”就专门发微博详述了这个礼节的由来。“这是我们历史上曾经流行一千多年、又消失了近五百年的日常生活细节。”“森林鹿”介绍,这个礼节从魏晋南北朝开始出现,到元代和明代小说里还常见,最流行的时期就是唐、宋、元。作为佐证她还贴出了传世名画《韩熙载夜宴图》,其中几位听曲子的官员就正在行此礼。

  再说一个服饰的细节。“森林鹿”在一个配角所穿衣服的翻领处发现了一个纹饰,就真的出自原汁原味的唐代织物。这个名叫联珠肥鹿的纹样“在存世的唐代织物里,名气数一数二”,其真实文物出土自新疆阿斯塔那唐墓。


  有争议

  剧版开篇改成倒叙引发争议


  评分8.7,直指上半年国产剧之王就没有争议了?当然不是!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从小说到剧,《长安十二时辰》其实已经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不少跟着原著小说追过来的观众在肯定剧版近乎完美地还原出了小说描绘出的盛唐长安之余,也对剧情推进、角色改编提出了不小的异议。

  首先引发争议的就是剧情的讲述、推进方式。

  “天宝三载,元月十四日,巳正。长安,长安县,西市。一个穿双翻领栗色短袍的胡商走过来,把过所(即入市所需的审核文件)双手呈上。老吏接过去看了一眼,顿时愣住了。这份过所本身无懈可击。申请者叫做曹破延,粟特人,来自康国……问题不在过所,而在货物。”在原著小说里,一开篇就这样详细交代了整个故事的核心、即将危害长安城的反派“狼卫”是如何进城入市的。同时交代的还有入市需要检验、收缴武器,以及这伙“狼卫”的首领曹破延进城时就已经引起了守门老吏的怀疑等细节。在此前提下,靖安司展开追查也就非常顺理成章了。

  但在网剧里,开篇直接变成了小说中稍后出现的一幕:张小敬(雷佳音饰)被从死牢里“捞”出来,靖安司主脑李必(易烊千玺饰)希望他拯救长安。对曹破延一伙人的身份信息交代,靖安司为何要追捕他们都被浓缩到了李必的口述中,相对模糊。网友口中的“第一集看得有点云里雾里的”评价也大多因此而来。

  网友“桀舜”的感觉是“这种剧就是应该以时间为基准点来拍。这样不但大家看得明白,而且很容易出悬念点。(但网剧)开局为了先出主角,把狼卫事件变成倒叙,不智。”

  豆瓣网友“龙一”甚至直言“开篇没有铺垫,一下子冒出这么多角色,根本就是考验观众智商和记忆力。”


  最颠覆

  “李必”和原著完全大相径庭


  在一众“完美还原了大唐盛世”的称赞中,还有一个异议不能不提:易烊千玺饰演的“李必”堪称是对比原著改变最大的一个主角。这样的颠覆自然也带来了不小的争议。

  书迷们应该清楚的是,小说中易烊千玺饰演的“李必”应为李泌。这个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神童”,6岁就被当时宰相张九龄推荐受到唐玄宗的召见,7岁就能作文、赋棋,成年后擅长研究《易经》。马伯庸笔下的“李泌”个性是偏隐士范儿的:“李泌才敢虽高,却一心向道,对仕途兴趣不大。组建靖安司,(太子)李亨游说了好半天,才劝动李泌下山帮他。”

  而到了网剧里,改名的李必几乎在一开篇就暴露了自己的“野心”。“天覆吾,地载吾,天地生吾有意无……”在说了一大段让剧中男一号张小敬和网友均表示“听不懂”的文言文对白后,李必几乎是吼着在说:“我要做宰相!”有网友看过这一段之后,除了吐槽文言文对白加得有点奇怪之外,也觉得李必人设的颠覆有些“看不懂”。

  “这是为了加强宫廷全斗这条故事线,可以理解。但一上来就高呼‘我要做宰相’,高调、嚣张不是和应对狼卫需要的沉着、冷静、细心相悖的么?”


6.jpg


导演曹盾谈《长安十二时辰》


  《长安十二时辰》导演曹盾表示,自己在选角问题上没有犹豫,自己读小说时就觉得易烊千玺很适合李必这个角色:“千玺身上有种文人风骨,他文化素养非常高,擅长书法,也喜欢雕塑。另外,他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沉稳,虽然拍这部戏的时候他只有17岁,但已经展现出一个演员该有的素质。从整个剧来看,我们都认为千玺的表现不失水准,播出后能获得观众的肯定是意料之中。”

  曹盾分享了千玺在剧组的一些趣事:“千玺非常敬业,在剧组一直保持着相对稳定的工作状态,拍戏的时候偶尔也会笑场,但很快就能拉回来,这对这个年龄的孩子来说非常不容易。”

  曹盾还透露,该剧之所以选择雷佳音出演张小敬,一方面是由于演员本身的气质与角色非常契合,另一方面也得益于大数据的选角建议。

  他坦言,自己将之前拍摄《九州海上牧云记》的经验都用在了新剧上,叙事节奏把控和故事情节推进都按照马伯庸的原著来,“小说本身有自己的节奏和阅读的快感,这个东西我不想损失,所以在做剧本就考虑这些东西,要保留书里的那些让大家嗨的知识点,还得带着我自己的烙印,也尽量以大的长的运动镜头为主,让大家觉得流畅”。

  曹盾表示他想做出具有中华民族独有的东西,“我没法用分秒的概念拍成24小时,但十二时辰是我们国家独有的文化,按照这个来做才是我们独有的表达”。他强调,花大篇幅还原大唐的时代气息是为了营造真实感,“只有真实感营造出来了,在后续跟进的剧情中,演员的情感基础才能够真实,价值观才能建立起来”。

  口碑方面,有人表示一口气看12集还不过瘾,非原著粉则表示看不懂高密度的信息、半文半白的台词,对此,曹盾表示:“唐文化是中华古代文化里相对最璀璨的一个时刻,大家也很了解。1983年,我11岁看《红楼梦》《西游记》,里面也有很多半文半白,我也看得挺开心的”。


  观众跟着《长安十二时辰》长知识


  现在就让我们跟着《长安十二时辰》一起学习唐代文化知识,领略盛唐日常生活里的文化之美、生活之美,感受长安这座国际化大都市的独特魅力。



  “子午簪”独具一格


  易烊千玺的发簪由后向前插,戴法不同于以往剧集,是主创团队经过详实的考究之后,呈现的“子午簪”的正确佩戴方式。因为唐代慕道,簪子从后往前插,代表子午水火相济。

  张小敬的服饰,织锦缺胯袍配六合靴,因是侦查人员,身上佩有缚索、刀、烟丸等。其中烟丸在抓捕可疑人员时,发挥的作用令人感叹唐朝办案人员的机智。

  女子服饰腰线上升,上升至胸部以上。而以丰腴为美的唐朝,最大限度地修饰女子身材,显得曼妙高挑。剧中舞者许鹤子的出场造型,高度还原了唐代的“彩绘双环望仙髻女舞俑”,这个女舞俑是陕西历史博物馆藏品之一。


  仕女妆容国际化


  唐朝仕女妆容也非常值得关注。在《长安十二时辰》中,为了让妆容能够贴近历史,同时又能尽量贴近当代人的审美,上妆时就要更加用心。据化妆指导张丽透露,女子妆容要一层层叠加才显自然,光粉底阶段就要用掉一个小时。

  很多人觉得唐风和和风非常相近,事实上,盛唐的天宝初年是一个十分“国际化”的都市,仕女妆容恰恰是国际化交流的体现。那个时代,并非是唐学日本,反而是日本在学习唐朝的服饰和造型。


  东市和西市


  长安城的结构可谓布局严谨、结构对称、排列整齐,外城四面各有三个城门,贯通十二座城门的六条大街是全城的交通干道,而纵贯南北的朱雀大街则是一条标准的中轴线,展现了典型的中式对称美学。

  剧中所呈现长安城的每个坊,包括西市东市都是方形的形状,非常规整。西市的主街道大概是在15米到16米,基本上是按照这个记载来做的。方方正正的坊其实都是居民住宅区,坊间筑有高墙,并不能随意临街开门变旺铺。

  做生意的商业区,其实只有东市和西市而已。其中东市主打国内市场,和现在的三里屯相比只差街拍,西市是国际性大市场,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买不到的。因为东市和西市,“东西”的说法从此产生。


  薄荷叶:唐代的口香糖


  羊肉,唐朝肉类C位。最著名的烧尾宴中,58道菜中,和羊肉有关的达到8道。《太平广记》里,105次提到肉类,其中羊肉类47次,占比45%,排名第一。

  张小敬出了大牢,走出靖安司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个当地最好的馆子来上一碗水盆羊肉。喝完一大碗不算,还想着再来一碗。

  能配上水盆羊肉的,自然是火晶柿子,火晶柿子很甜很软,薄薄一层柿子皮里面是满满的蜜一样甜的柿子浆。在唐代,柿子已大面积在长安附近种植,刘禹锡有诗《咏红柿子》:“晓连星影出,晚带日光悬。本因遗采掇,翻自保天年。”写的大约就是临潼的火晶柿子。

  除了这两样,还有薄荷叶。薄荷叶不仅仅是张小敬最喜欢的东西,也是长安城男人们最喜欢的,它能清新口气,相当于唐代的口香糖。

  因为善于储藏,胡饼成为长安最常见的干粮之一,堪称居家旅游必备。


  大型“追星”现场


  上元节是正月十五,也称元宵节,当晚没有宵禁,娱乐活动必不可少。剧中有一段表现了唐代长安市民在街头的“追星”现场。剧中,长安著名女歌手许鹤子和她的搭档在长安街头的表演引起轰动,市民跟着许鹤子唱起了《清平调》,这个场景同时表现出唐代人对诗歌的推崇。


  叉手礼


  事实上,每个朝代的礼仪都根据其地域、文化、传统有着自己独有的特点,唐朝文学家柳宗元有诗:“入郡腰恒折,逢人手尽叉。”而唐朝最与众不同的礼节就是叉手礼。执此礼仪时,双手交于胸前,左手握住右手,右手拇指上翘,非常优雅。这个场景,现在的有关唐朝的影视作品里很少见,《韩熙载夜宴图》有记录到。


  胡旋舞


  剧中,为了躲避官兵的追踪,狼卫(“偷渡”进城的危险人物)戴上面具、跳起了胡旋舞。而这胡旋舞正是当时长安最流行、最时髦的舞蹈,它是从西域流传而来。其伴奏音乐以打击乐为主,与它快速的节奏、刚劲的风格相适应。


  十二时辰


  时辰是中国传统的计时单位,中国古代把一昼夜平分为十二段,每段叫做一个时辰,合现在的两小时。十二个时辰分别以地支为名称,从半夜十一点起算,分别是:子时 、丑时、寅时、卯时、辰时、巳时、午时、未时、申时、酉时、戌时、亥时。

  剧中“十二时辰”,每半个时辰不仅都是办案的重要节点,全长安城的日常作息也遵守着严谨的时间节奏,所谓“一更鼓闭城门,二更鼓上床眠。三更鼓到子时,四更鼓睡正沉,五更鼓城门开”。

  剧里的报时都古意盎然、大气磅礴。观众感叹,看懂了《长安十二时辰》,把唐代的计时方式也学会了,“子丑寅卯看着比电子手表洋气”。